剖雜食,想寫什麼就寫什麼

【坎雀】犬 01 *時空自設,無關沙海 *坑坑坑 *有想到其它再補。 ========== 跑。 現在他腦海中只剩下這個念頭。 追捕他的人離他有百尺之遙,普通人也許就只能知道有人追趕,但對於打小開始就接受異常嚴格訓練的他,除了能清處判斷出追捕的人數、隊形,甚至是下一個階段會怎麼做,他都瞭如指掌。而那群追捕他的人,本來也應該會很熟悉他的逃亡行動,但他們錯估了情況,也沒想過一個人類可以完全依靠獸性在行動。 *** 「隊長,我們跟丟了。」 「真他媽是一條好狗。」陳隊長氣得一腳踹在越野車門上。 追捕行動持續了三天。在這三天內,一群人就跟著他在叢林中到處跑。他只懂跑,追捕隊的隊形曾被他拆散過,... 2018-09-03 13
【啟副】念想 *小小刀 *若有任何不適,麻煩噴輕點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「佛爺說什麼都是對的。」 「佛爺帶出來的兵就是這樣。」 「我奉佛爺之命,守護古潼京。」 佛爺! 又是一個將明的早晨。 張日山驚醒過後,睜開眼,看著新月飯店精美的天花板愣了兩秒,即刻收起所有的慌亂。 九門協會會長的昨日與今日,依然是由故舊的夢兩相串起,再接續著明日、後日、大後日。如此時日,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走到盡頭,漫漫餘生再無所歸附,僅靠他對佛爺的承諾支撐每一腳步。 窮祺明面上不管九門,暗地裡張日山卻盡力周全,小輩再鬧再折騰,他仍想方設法圓事。老一輩感嘆... 2018-08-19 31 1
【啟副】咫尺天涯 14 *私設如山、OOC、現代架空,慎入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「沒有其它事的話,我先走了。」說完也不等對方回答,張日山拿起公事包就逕自往外走。 等那人走遠,像是發洩般,張啟山一股腦的把桌上所有東西揮手掃到地上。自從張日山的記憶回來後,兩人的關係陷入前所未有的僵局。張日山不再笑,也不復往日的溫文爾雅,面對張啟山只剩兩種模式,要麼冷言,要麼怒目。 現在張日山還住在張啟山那,還是柳叔出言挽留的,不過留下的條件是搬到離張啟山最遠的那間房。原本日漸親密的兩人現在是王不見王,有張啟山就沒張日山,除了在公司外,要見上張日山一面... 2016-12-26 23 4
【啟副】咫尺天涯 13 *私設如山、OOC、現代架空,慎入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「真不想讓你通通都想起來。」張啟山把懷中再度陷入昏迷的人擁得更緊,好像這麼做,他就不會離去,會永遠留在身邊。想起齊鐵嘴的話,張啟山便把不歸還記憶的心思再度丟開。即便將來他還是恨他,他仍會像前幾世那般護著他。 現在,張啟山至少確信,這輩子張日山心中仍然有他,也許這也就代表,未來並非全然的絕望。 「佛爺,這兩樣東西,就是老八我千里迢迢費盡心思萬苦千辛才找著的。」齊鐵嘴從包中取出暗花布包,裡頭裹著兩條由紅絲線編織成的手環與一枚翠玉如意扣,接著解釋道... 2016-12-09 22 9
【啟副】My Immortal I'm so tired of being hereSuppressed by all my childish fears 妖魔肆虐的年代,瘋狂已成正常,欺瞞、謊騙更是老生常談。家家戶戶過的是非人的日子,易子而食屢見不鮮。為求生,人們什麼都肯做,只要付得起,強大的妖異也能隨你驅駛。 而擁有一半妖異血統的我,專司一般妖異做不來的工作,報酬,是孩童幼嫩血淋的鮮肉。曾幾何時,我開始厭倦這樣的生活,厭倦餐餐以血肉果腹,也厭倦魘魔夜夜纏身。在我人生中最黑暗、毫無希望的日子裡,你做為守護者來到我身邊。 妖魔最為猖狂的年代,沒有哪個邁雅會任意進入這一遍混亂,所以當你紅著臉說,你是一腳踩空跌下來時,我笑... 2016-11-29 6 2
【啟副】咫尺天涯 12 *私設如山、OOC、架空,慎入*還記得我嗎(搖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「佛爺你也太不厚道!我齊桓會是那種腳底抹油不顧兄弟情義就溜的小人嗎?想想我倆的交情,有什麼問題中一通電話來了不就得了,況且這次特特出遠門可是為了佛爺您的幸福,怎麼還叫吳老狗出來逮人呢?不過我說啊,吳老狗還真是來對了,不然我可是得花上更多時間才能找著這東西。欸,這茶可真香。」齊鐵嘴甫進門就開始叨叨絮絮,口一乾就順手抄起張大佛爺面前那杯茶潤潤喉,「還是佛爺府上好,老八我這幾個星期可是想那燉肉想得緊了!柳叔啊,今晚⋯⋯」「往後張府宴不宴你這個客人,全看你拿得出什麼東西。」張大佛爺說得咬牙切齒。別以為他什麼都不知道,齊鐵嘴前腳一走,... 2016-11-22 20 12
【啟副】咫尺天涯 11 *私設如山、OOC、架空,慎入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聽完張日山敘述的夢境,張啟山心裡是說不出的難受。記得那世大婚後,他再也沒看到張日山真心笑過,嘴上的弧度掛滿虛與委蛇,那聲「佛爺」也沒了溫度。聯姻帶來龐大的利益與好處。官,坐穩了,仗,打勝了,國,暫時是穩了。上輩子張啟山護著老張家挺過最艱難的時候。但他的副官,不在了。「墓裡的東西不太乾淨,你該是夢到先人的記憶,別想太多。」說完,張啟山翻身下床,扯掉脖子上那塊長命鎖,扔到保險箱中,心想著老八怎麼還沒被拎回來。回過身,一眼望入那雙澄淨的眸子,張啟山把人抓到懷裡,「睡吧。」能瞞著一時是一時,張啟山還沒準備好面對接下來的未知。張日山知道張啟山在試圖... 2016-11-03 19 2
【啟副】咫尺天涯 10 *私設如山,OOC,架空,慎入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對於張日山的行為,張啟山是又驚又喜——當然,喜的成分居多。「睡吧佛爺,明天還要早起。」張日山很是認分的把自個兒貼近張啟山。他看得出來,張啟山這兩天睡得極差,大白天在會議室裡就差能睜著眼睛睡覺了。如果兩人貼著睡真能讓他睡得比較好的話,他並不介意捨身餵虎。他也不討厭身後這隻大老虎。懷裡抱著朝思暮想的人,偷偷嗅聞宜人的皂香味,此景竟跟前幾世的畫面重疊——數不清的夜裡,他是這麼摟著他入睡的。不管再怎麼煩躁,一天的結束都有他在,他會撫平所有怒氣與不耐。就像現在這樣,連體內那股子的蠻勁都被輕易降伏。張啟山收緊了手,好似在確認懷中人的存在一般,便沉... 2016-10-21 20 3
【啟副】咫尺天涯 番外 1 *正文卡卡,就⋯⋯*是誰開始說副官的字是敬之的?還請告知,感恩!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寧無是地府新進的小鬼。生前無功無過者,死後若是地府缺人,若生靈有意願,便會被拔擢進地府當差,而寧無就是這樣進了地府領差的。在眾小鬼眼中,寧無的差事可算是肥缺。什麼差事?就是負責巡邏奈何橋,遇到待了太久的生靈,要提醒他們快點過橋,免得誤了好時辰。瞧,多棒的差啊!不用像地下幾層的兄弟做的累個半死,也不需要跟城裡那幫兄弟一般管著那些頑劣的生靈,更不用說閻王殿裡的狀況了,幾乎天天都開庭,連閻王跟判官的眉頭都皺的可以夾死好幾個生靈了,在那當差的苦,可想而知。奈何橋風景好,又輕鬆,他沒事還能東家長西家短的,日子過的... 2016-10-11 17 6
【啟副】咫尺天涯 9 *私設如山,OOC,架空,慎入*RB版的PPAP好好聽啊,聽著就擼完一篇文了😳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聽著不遠處規律的呼吸聲,張啟山卻是難以入眠。當然,他不是沒想過張日山會有「前任」,但「前任」大多都代表「麻煩」,且一想到他的小狐狸曾經跟他以外的人親暱過,心中更是難受。只能屬於他的小狐狸。前幾世瘋狂的占有慾在體內橫衝直撞,頤指氣使的叫囂著要張啟山辦了不遠處的青年。占有吧,就從身體開始,反正他的心向來都是你的,抹掉他人遺留的印記,讓他從裡到外、實實在在都成為你張啟山的人。身體早理智一步,慾望驅使張啟山走到張日山的床邊,他盯著那白嫩的臉蛋,好像下一秒就要生吞眼前的人似的。傾身向前,雙手... 2016-09-30 24 2
【啟副】咫尺天涯 8 *私設如山,OOC,架空,慎入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柳叔這兩天忙的有些莫名其妙。大佛爺要他緊急改裝書房,又三不五時召他到跟前,卻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,開口閉口都在問張日山的生活日常。他喜歡吃什麼?他討厭什麼?有沒有交過女朋友?那男朋友呢?有誰對他有意思嗎?那他對誰有意思?休假時在做什麼?什麼?很久沒休假?怎麼不讓他放假呢?可憐那柳叔,就算對張日山再疼愛,很多事情卻也不是會隨便打聽的,架不住問到快發飆的佛爺,只好拋出兩個對張日山不錯的員工做結,一個是公司的小楊,一個是家僕小玉。結果一個被外派,一個送到老張家當起儲備總管。得!感情佛爺是哪根筋不對!外派就算了,送回老張家去幫襯那群扶不上牆的爛泥... 2016-09-25 36 2
【啟副】咫尺天涯 7 *私設如山,OOC可能,架空,慎入*嚴重卡文,我恨設定(那你設屁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「佛爺,您真的不生老太爺的氣?」張日山小心翼翼的問道。「日山,你問八百遍了,我真的不生氣。」對你,我永遠不會生氣。張啟山在心底補了一句。「那就好了,老太爺走前,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這件事。」分明是張兔子臉,為什麼笑起來卻如狐狸般狡詐?不過,自己愛的要命就是了。對,愛的要命。兩天前若有人告訴他,你會愛一個人,愛到深入脊髓,填上了命也再所不惜,張啟山一定會嗤之以鼻。但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。他欠他的何其多?不奢望能夠還清,張啟山也不想還清,就這麼永生永世糾纏下去,他求之不得。不過眼前,還得先解決長命鎖的問題。依... 2016-09-13 26 9
【啟副】咫尺天涯 6 *私設如山,OOC可能,架空,慎入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張啟山坐在書房裡,死死盯著桌上的信跟長命鎖。交出信件時,張日山還說了老太爺特別交代過,這信要張啟山獨自一人時才能看。張啟山沒有見過老太爺,所有對老太爺的印象,都來自已逝雙親之口。老太爺並沒有做過多驚世艷俗的事,一生平凡,恪守家規。硬要挑出老太爺異於常人之處,只有年壽了。老張家沒有人知道老太爺活了多久。張啟山突然想起,剛開始被夢境糾纏時,他曾經哭著跟父母求助,不過張父只是淡淡的安慰他,說長大了就會知道了。當時年紀尚幼,不知道張父話中的意思,也不會追問,現下想起⋯⋯難道是老太爺送了答案過來?但為何要張日山等大半年才把信交給他?思畢,張... 2016-09-07 28 7
【啟副】咫尺天涯 5 *私設如山,OOC可能,架空,慎入*一直以為啟副不算冷圈,結果瞄到隔壁棚的一八⋯呵呵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張日山的修養出奇的好。會發現這點,是某天張啟山跟幾個主管不在公司時,重要的客戶上門胡攪蠻纏,硬拗張啟山沒按著合約走,鬧著要解約賠錢了事。幾個能主事的都不在,客戶又鬧的兇,公司裡每個人都縮的跟鵪鶉一樣不敢出聲,最後張日山站上火線,把客戶請進會議室詳談。談了許久,客戶從一開始咆哮,到後來安安靜靜,最後竟然是被張日山笑著請出門,合約也不解了,只說合作穩固不會再生變數。問張日山怎麼辦到的,他只笑笑說借了佛爺的膽,狐假虎威罷了。而對客戶沒半分抱怨,也沒有跟誰吐苦水,好像剛剛的紛爭不存在。等張啟山進公... 2016-09-06 26 8
【啟副】咫尺天涯 4 *私設如山,OOC可能,算架空,慎入*虐點已丟到天涯海角,我看是回不來了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「唉佛爺你怎麼打我?」齊鐵嘴輕碰頭上腫起的小包,滿臉委屈,「佛爺,不是我不願意說,也不是我故意買關子,是時機未到啊!」張啟山陰著臉,對身旁的柳叔說道:「把這批老張家的送到醫院後直接請回老家,等等叫張日山來見我。」「是。佛爺中餐要在書房用的話,我請廚房準備清粥小菜。」柳叔說完,轉身開始交辦工作。「欸佛爺,你要忙的話,我老八就先不打擾啦!柳叔,那個清粥小菜不太對我胃口,我記得昨天不是燉了鍋肉嗎⋯⋯」齊鐵嘴一見沒事,就跟著柳叔後頭一路鑽到廚房蹭飯去了。張啟山信步走回書房,只見眉頭越皺越深。他不喜歡... 2016-09-05 24
【啟副】咫尺天涯 3 *私設如山,OOC可能,慎入*人物說話方式跟背景時代衝突感高,就請當成架空來看吧Orz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「我不是叫你趕快把其他人打發走嗎?怎麼能留過夜呢?留了就會出事的啊!欸,我說張大佛爺,平常嫌我囉唆就算了,這麼要緊的事你真是該聽進一二的,現在可好了,外間的房子毀了不說,你看看你跟張日山累的這些二貨傷筋動骨的,好幾個還折了胳膊⋯⋯」救火救了一整夜,齊鐵嘴踩著天剛亮不久的時間點到張家,看到燒成焦炭的木房,心裡默默為自己逃了個劫難而慶幸。其實事情並不大,就是老張家來的二百五想抽根菸,沒料到點著的菸竟被一陣風吹掉,好巧不巧掉進垃圾桶裡,那個垃圾桶早前被倒了整瓶的干邑,因為另一個老張家的二... 2016-09-04 25
【啟副】咫尺天涯 2 *私設如山,OOC可能,慎入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張家早年是靠下斗起家,不過到了近代,子孫們已漸漸不願再繼續執祖業,也許是祖上陰德有損之故,張家後代命格變得出奇的脆弱,一點邪氣都承受不得,逼他們不得不「轉行」。不過,龐大的祖產擺在那,又何必再辛苦打拼?從一開始的謹守本份,到後來花天酒地、吃喝嫖賭,曾風光一時的張家就這麼沒落了。張啟山的父母有先見之明,早在成婚之初便脫離老家到異地打拼,就怕孩子在那環境下也長歪了。「我說這老張家也不能這樣,說什麼送人給你打下手,還不是養不了人,把那班廢物點心種到你這棵大樹下好乘涼。」齊鐵嘴跟著張啟山來到大廳,這兩年他可是親眼見識過這些「幫手」的能耐。「我不會... 2016-09-02 25 1
【啟副】咫尺天涯 1 *本想寫個短虐文,結果越寫越⋯⋯*私設如山,OOC可能,慎入*時間線是現代(應該吧⋯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「爺,奴會等你的,奴相信你。」「爺,奴從月老那求到了三世姻緣籤,這樣,奴可以等到下一世了。」「爺,奴明白應以大局為重。」「奴沒有關係的。」「爺,算了吧。若再有來生⋯⋯希望我們不要再相遇了。」張啟山從小到大總會做同樣的夢。夢境中一切都是模糊的,如墜五里雲中,唯一鮮明的是那一句句深情卻又似控訴的話語。每回醒來,內心都空蕩蕩的,好像心尖上少了什麼,他自己也說不清。人說張家的大佛爺,身負窮奇,命格特殊,至親者除非八字夠硬,否則也只有被剋的份。輕則衰運連連,重則缺手斷腿,雖不至於跑了小命,... 2016-09-02 38 5
TOP

© MS Hush | Powered by LOFTER